通 知2018-11-13
我市部署贯彻“省委省2018-11-05
关于选派机关企事业单2018-10-16
停电通知2018-10-11
关于防空警报试鸣公告2018-09-13
公 示 公 告2018-08-21
7月党支部主题党日活动2018-07-09
关于在全市开展扫黑除2018-06-05
石首市拟提拔重用干部2018-05-08
劳动节放假通知2018-04-26
清明节放假通知2018-04-04
把钱花在刀刃上 让贫困群众有更多
调关镇召开2018年度扶贫对象脱贫
调关镇中心卫生院开展第五个“全
贾石松到伯牙口村调研精准扶贫工
2018年市扶贫攻坚指挥部成员单位
调关镇召开脱贫攻坚推进会
调关镇举办“石首市东南片2018年
8月份起,我市精准扶贫对象住院患
调关镇召开基层党建、精准扶贫、
我市召开脱贫攻坚问题整改推进会
山乡李子分外甜——白洋林村的扶
您现在的位置:美好调关 >> 知音文化 >> 浏览文章
知音文化的国际影响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7年08月29日  录入:admin

“知音”的故事发生在遥远的春秋战国时期,狼烟铸起江山,马蹄雄起天地,风风雨雨,轮轮回回,多少的人和事,都在落日的萧瑟中隐逝于街头巷尾,最终留不下半点色彩的记忆。

二千多年过去了,俞伯牙和钟子期却不知疲倦地一路走来,俞伯牙鼓琴,钟子期头戴斗笠、身披蓑衣,专注聆听的一幕就这样叠进了历史的长廊,为一代又一代后人留下经典的画面。

一个故事,一个传奇,是音乐为我们划开了通往“知音”殿堂的大门,“志在高山,志在流水”,“巍巍若太山,汤汤若流水”,“道不同,不相为谋”,“知音说与知音听,不是知音不与谈”——

晋国大夫俞伯牙奉命出使楚国,乘船溯汉江返回,突遇大雨,停泊时便奏起随身携带的古琴独自陶醉,恰在此避雨的樵夫钟子期听出其意蕴,伯牙大喜,两人畅谈不舍。别离时,相约明年今日此地相会。伯牙如期而至,却惊闻子期因贫寒积劳辞世于一月前,伯牙悲痛难抑,逐往子期坟前抚琴哀悼,知音已去,他摔琴奠慰子期。

简单的故事,道出深邃的哲理:相契、诚信、重情、重义,这是生命可视的内核,不曾污染的一块圣地,一经触碰,便情海生波,于是,知音故事便与长天同在,延伸出经典传奇。

俞伯牙确实琴艺超群,曾师遵成连的指引,到蓬莱海岛体验生活,感受海水的神奇与阔大,海岛的仙境与沉醉,一气创作了《水仙操》。此曲被他演奏得出神入化,就连正在吃草的马儿们也被他的琴声吸引,引颈聆听。只可惜他的琴曲太高雅,很难遇到真正的知音,后与子期的相识相惜也就不难理解。

知音文化是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汉阳独有的品牌文化,仅汉阳区和蔡甸区,就有钟家村、琴台路、知音路、知音东村、知音西村、集贤村、碎琴山、琴断口等地名,以此延伸开去的还有子期墓、马鞍山等,迥异的风格,丰厚的意蕴,让人大开眼界,真可谓一名一迹,一路一引,这些寄喻的地名,极大地拉动了汉阳旅游业的发展,也为打开汉阳旅游之重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关于“知音文化”,可追溯的典藏就有《吕氏春秋》、《列子》、《荀子》、《韩非子》、《战国策》等,均提到俞伯牙和钟子期的故事,汉代时期的韩婴、刘安、司马迁、刘向、应劭等大家也推崇知音文化,为其后人传扬知音文化提供了可信的理论依据。

不仅如此,翻开中国艺术的宝库:小品、随笔、小说、诗词、杂居、京剧、京韵大鼓、电影、歌曲、古琴曲、古筝曲、当代歌曲、书法、绘画、工艺器物、明信片、邮票等等,知音文化几乎涵盖我国各文化艺术门类,繁花似锦,深入人心,毛泽东在他的一首诗中也谈到了知音故事,我们还可以列举各朝代的名人志士、文人学者对知音文化的颂扬和传播,几千年来这种传承一以贯之,而且每一代都有发展和叠加。

随着知音文化不断地传播,它宁静、有序的氛围被打破,它不断冲出国界,为世人所知,恰如知道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那样,成为艺术的独有符号。故事均发生在古老的中国,这个古老的东方古国,也因为不断赋予其传奇文化而更显神秘,且绚丽璀灿,永不迟暮。探寻、走访、研究,很多来自不同国度,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也因为“知音”来到中国,为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为世界的文化宝典共铸峥嵘。

日本在庆祝大阪市这样一个重大的活动时,有关人员还专门谈到了中国的“知音文化”,这并不奇怪,很早很早以前,日本就开始觊觎中国文化,这在不少历史文选中可见一斑。就拿中国的《今古传奇》来说,因载有《俞伯牙摔琴谢知音》一文,日本曾多次翻译出版。日本学者桑山龙平与大村梅雄合撰的《<今古传奇>的研究和资料》中这样介绍道:《今古传奇》在并户时代(1603——1867年)即有日本翻刻的“和刻本”,对日本小说创作影响很大,不少文学作品也借用其故事的素材,演绎出不少动人的具有日本社会特点的作品。比如日本小说《丰原兼秋听音知国之兴衰》,就是借助《警世通言.俞伯牙摔琴谢知音》的故事改写。

1899年,日本著名学者内藤湖南游览汉阳古琴台,感触颇深,回国后撰写了《燕山楚水》一文,把古琴台神秘旖旎的风光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令人心生向往。

说起日本,早在辛亥革命时期,因为“知音”,革命志士挽澜于国难当头。一个经典故事是,蔡锷将军与京都名妓小凤仙两情相悦,以“高山流水”曲所表达的剑胆琴心,蔡锷将军逐送给小凤仙一副对联:

不信美人终薄命;

从来侠女出风尘

蔡锷将军誓死讨阀袁世凯,后因劳疾告终,小凤仙悲切难抑,逐写挽联以示告慰:

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哪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

几年北地燕支,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

英雄美女,从来都是爱情的佳话,潮起潮落,尘渣泛起,璞玉终成器,一首《高山流水》多方位、多角度、高层次地演绎着琴瑟和鸣。这一继承与演变的过程促成了今天的爱情知音,即但凡在七夕、情人节这样的特殊日子,以知音为主题的交友活动便在全国很多地方自然形成。

同样的,朝鲜自古也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载有知音故事的《吕氏春秋》《列子》《今古传奇》的书,早在15世纪前就在朝鲜流传,朝鲜太祖时期议政府事李詹的诗《夜过寒碧楼闻弹琴》,引用的就是高山流水知音之故事:

神仙腰佩玉摐摐,来上高楼挂碧窗。

入夜严弹流水曲,一轮明月下秋江。

朝鲜著名诗人朴淳更是直抒胸意,借《短琴》呼知音:

峄山谁采凤凰枝,雷斧余痕斲更怪

休恨赏音人已逝,照襟明月即钟期

19世纪,全球通讯、交通、宣传还不够发达,英国女诗人、翻译家、戏剧家和散文家奥古斯塔.韦伯斯特却能神游书海,独具慧眼,将《警世恒言》中的《俞伯牙摔琴谢知音》翻译为英文,题为《俞伯牙的琴》,由伦敦麦克米兰出版社出版。依次道来:1893年,法国巴维尔翻译的《小说与故事》一书收录了《俞伯牙摔琴谢知音》;1914年,德国汉学家屈内尔翻译的《俞伯牙摔琴谢知音》在慕尼黑出版,因其受到德国民众的喜欢,1924年再版;1952年,德国著名汉学家弗郎茨.库恩、1957年,约翰纳.赫尔茨费尔特等所译的德文《今古传奇》全译本出版。尤其是载有知音故事的《吕氏春秋》典籍与文学作品,更是被多国文字翻译出版,其影响,只要读到《吕氏春秋》,就会想到“知音故事”;1928年德国传教士卫礼贤用德文译注的《吕氏春秋》,由耶纳的迪德里希斯出版社出版;20世纪40年代初,法国汉学家葛兰言翻译的《吕氏春秋》在他去世前夕出版,即成为他最后一本译本;2000年,悉尼大学汉学家杰弗里.瑞盖尔教授的译本《吕氏春秋》由美国斯坦福大学出版社出版,等等,知音故事就这样不断在时间的行进中回放在年轮的时空里,与广袤的天宇共存。

实际上人的记忆中,最难忘记的便是建筑,它固定在那里,形成一种独有的态,这态,就是表情,即思想。熟悉的建筑尤其如此,比如家,这“家”镌刻在心里,便成永远。因此,人们往往喜欢将美好纳进一座建筑,如同装进行囊,时间的行囊,随风随雨,虽历经风霜,却依然。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没有国界,“古琴台”形神兼备,内外兼修,故吸引着古今中外的建筑大师。日本京都北面能登半岛金泽市的兼六园,是日本著名的名胜地,就建有伯牙琴台,与之相匹配的,琴台旁还有日本江户后期著名雕刻家后藤程乘雕刻的伯牙洗手钵,其意为,伯牙闻之子期死后,悲而金盆洗手不再鼓琴。1984年,日本大分市建成“武汉森林公园",园内建有《知音亭》《高山流水》《古琴台》《闻琴桥》等景点,具有极强的独瞻性和艺术性,深深地吸引着日本的游客。2003年末,法国波尔多市湖畔公园建成“武汉中国园”,同样以知音故事为主题,其“亭”取名为“知音亭”,楹联写有“清风明月本无价,流水高山自有情”,选自武汉古琴台“印心石屋”碑亭题字,直观又详实地再现了伯牙与子期的传奇故事,一时间,即成为游客观光的亮点,不少游客还在知音亭前栽下一棵棵象征友谊的知音树,而今,十几年过去了,亭前的一棵棵小树已枝繁叶茂,巍然挺立。

1977年美国的一架飞船发上太空,里面制作了一段音乐船片,其中就有高山流水的动人曲子,它随着飞船直入太空,有专家调侃,这驾飞船是想载着这首曲子到太空里去寻找知音的,这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期待,期待如"知音故事”一样,在太空创造出让人欣喜的奇迹。

2005年对于“知音文化”来说是一个值得庆贺的一年。在中国武汉国际旅游节上,权威人士首次提出“白云黄鹤.知音江城”的宣传语,并将古琴台与黄鹤楼共同列为武汉风景旅游的代表。法国波尔多市发来的贺信这样写道:“我国民众对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也非常熟悉。寻觅知音,珍视情谊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愿望——让知音文化继续飞越国界,引起世界的共鸣!”更可喜的是,本次旅游节的“知音论坛”上,中外学者还推出了“知音文化是武汉城市文化之魂”的论点。这些“首次”和“推出”,并非中外权威人士和中外学者高兴时的信口胡诌,事实是,“知音文化”早已随着“高山流水”的美妙旋律漂洋过海,随着“知音文化”的精神衣钵接轨于世界。

2006年9月26日,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奥地利共和国建交35周年,联合发行了《古琴与钢琴》邮票,这个创意是依据东西方两国的民族音乐为基调,“知音”的故事也由此远游全球,开始了再一次漫长的旅行。在此之前,有人还发现了一张民国时期的明信片,以月湖倒映古琴台为图案,用中文和英文注明“汉阳,古琴台”;还有纸币上的古琴台,那是中华民国二十五年,湖北省银行发行的“伍角”面值的纸币,中间图案为伯牙琴台——中国古老的文化,就这样一路留痕,从未断裂。

行走在古文化知音的长廊,我们不难看到山东泰山高山流水亭与“高山流水”古刻;浙江海盐之伯牙鼓琴传说的“闻琴坊”、“伯牙台”;江苏常州奔牛知音传说;安徽蚌埠固镇俞伯牙与钟子期传说;安徽凤阳马鞍山钟子期墓;成都司马相如琴台;以知音故事为题材的图案被玉雕、石雕、木雕、铜铸、瓷画雕刻成佩件、摆件、玩物、茶壶、石砚、笔筒、瓷瓶、折扇、屏风、窗棂、门扇等工艺品,它们每天都在行走,走进了千家万户。这就是文化的力量,器物一旦承载文化,价值便予突现。

《高山流水》的音乐已成经典,却很少有人知道俞伯牙创作的典曲《怀陵操》,那是为痛悼钟子期而作,或许因为曲调过于悲伤,常人难以理解与接受,终滞留于痕,只为纪念罢了。

“传奇”的色彩赋予了“知音文化”太多的遐想,素不知,任何“传奇”都离不开偶然中的必然。有关资料显示,钟子期不可能如明代文学家冯梦龙小说中所写的那样,他仅仅只是一介樵夫,而是与音乐有着很深的渊源,是楚国音乐世家钟氏乐尹世家的继承人。“雅琴清奇幽雅,悲壮悠长,抚到尽美尽善之处,啸虎闻而不吼,哀猿听而不啼。”钟子期一语点穴,俞伯牙哪有不倾慕之理。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被誉为“天下第一台”的古琴台是汉阳人的骄傲,汉阳人从来不甘寂寞,催生、传承、梦想、超越,是使命,更是鞭策。

2012年10月,武汉市委、市政府主办的首届琴台音乐节在武汉琴台音乐厅拉开帷幕,此后每年举行一次。先后邀请了波兰尤文图斯国家交响乐团、波兰国家青年交响乐团、法国圣马可童声合唱团、巴黎管弦乐团、德国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和科隆古乐合奏团等国际知名度很高的乐团来琴台演出,这标志着知音文化已上升到一个里程碑的高度,可喜可贺。

2014年,武汉民间文学“伯牙子期传说”入选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此项目入选曾一波三折,在武汉,先后只通过了汉剧、楚剧,知音文化没排上,这是很让人难以理解的,后经过研究知音文化专家的不懈努力,政府的重视,“伯牙子期传说”终获认可,它的入选是实至名归的。

“十三五”期间,汉阳继续打造“知音文化”,在月湖——南岸嘴整体形成世界顶级文化聚集区,汉阳造文化创意产业园的新型科技园区,充分发挥互联网的作用,加快汉阳科技、环境、生态的深度融合,并以此作为汉阳文化产业创新驱动的标志。

2016年,在中国杭州举办的G20峰会上,《高山流水》再次奏响:“呦呦鹿行,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这标志着,“知音”代表着中国的传统文化,领衔走在了顶尖的行列,那一刻,“中国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体主题”,也一同随《高山流水》传送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生活中很多东西值得留恋,但早晚要拆除,唯有音乐是回旋的,它还可以穿越晦暗的时光连缀起阳光的碎片,照向未来,照向世界,一如《高山流水》。

——流动的,就是永远的。

 

 
 
上一篇文章:石首调关伯牙调弦知音故事
下一篇文章:知音文化解析